您當前的位置> 大連新聞>社會

他們是最美的警色

2022-03-26
00:00
大連晚報
0

  帶著眼疾堅守崗位的劉睿奇。

  帶著眼疾堅守崗位的劉睿奇。

  被隔離在小區仍堅持抗疫的孫嘉鑫(右)。

  被隔離在小區仍堅持抗疫的孫嘉鑫(右)。

  劉海波、劉盈杉父女倆。

  劉海波、劉盈杉父女倆。

  文圖 通訊員 初興遠

  大連新聞傳媒集團記者 徐婷

  在高速路口、道路卡點、核酸檢測點、隔離酒店、社區村屯、轉運護衛的路上,你會看到有許多身著警服或防護服的民警,他們在各自崗位上忙碌著,成為最美的一道“警色”。瓦房店市的抗疫戰場上,這些流動的“警色”,正和其他疫情防控人員攜手,為人民群眾構筑起一道健康安全的防線。這期間,在他們身上發生了許多感人的故事、感人的瞬間……

  同一卡點父女不期而遇

  57歲的交警劉海波負責在九龍平房村的一個防控卡點帶班執勤,每天要工作12個小時,其32歲的女兒劉盈杉是治安大隊的中隊長,每天工作也非常忙碌,已經有一個多月沒去看望父母了。3月21日,市局抽調治安大隊等警力,加強防控卡點執勤力量,劉盈杉主動請纓,當她來到卡點后,發現和自己一個崗位的竟然是父親,父親見到女兒時,也是一臉的驚訝……父親向女兒交代了執勤任務,就這樣,父親負責攔截和引導行人,女兒負責核實登記,“父女組合”開始了緊張的工作。

  眼睛模糊疼痛仍堅守

  巡特警大隊副大隊長潘泳越負責隔離轉運護衛工作,他每天需要安排車輛班次,用電腦、手機進行人員核實、報表,撰寫轉運情況等,由于長時間緊張工作,他的眼睛時常有些模糊、疼痛,他并沒有放在心上,嚴重時,他就閉一會眼稍作休息后,又投入工作。3月22日,他工作到晚上11點多,眼睛又開始疼痛、模糊,他想或許睡一覺就好了,第二天起床時,他感覺視力極度模糊,看不清東西。大隊領導知道后,將他強行送進了醫院,經過醫生診斷,他是因為用眼過度得了急性青光眼病。

  眼病治療一再推遲

  無獨有偶,新華派出所民警劉睿奇在一個月前,右眼就患有人乳頭瘤病毒眼病,醫生建議手術治療,當時由于全國“兩會”和冬殘奧會安保工作繁重,他說等安保工作結束了再去治療。安保工作結束后,他看到所里疫情防控任務艱巨,便投入到疫情防控工作中,治療眼病又推遲了,他的右眼上眼皮紅腫嚴重,眼睛摩擦疼痛,他一直堅持著,所領導勸他去醫院治療,他卻說:“我能堅持,等疫情過后再說吧!”

  北京維穩結束又去隔離酒店執勤

  維穩大隊輔警張東恒,曾被評為“大連好人”“遼寧好人”“大連市公安局優秀共產黨員”等,全國“兩會”安保期間,他主動請纓去北京進行了37天的維穩工作。維穩結束,他經過7天的酒店隔離后,看到當前疫情防控任務繁重,沒顧上回家看一眼,便又主動提出再去隔離酒店參加執勤工作。領導知道他因工作長時間沒回家,有些不忍,他卻堅定地告訴領導: “我是黨員,哪里需要我就到哪里去!”

  被隔離也要為抗疫做貢獻

  警務保障室民警孫嘉鑫,自己所在小區因疫情風險被封閉管理,無法返回單位上班,他牢記自己的警察身份,為不能回去參加疫情防控工作而著急。于是,他主動向社區請纓,當小區疫情防控的志愿者,依然可以為疫情防控而工作,他每天和街道工作人員一起,開展服務和管理工作。及時為小區300多戶居民送去蔬菜和生活物資,保障居民正常生活,孫嘉鑫說:“送菜上門時,居民一句充滿微笑的‘謝謝’便是我最大的收獲?!?/span>

  他堅守執勤卡口未能照顧妻兒

  瓦窩派出所民警宋毅的孩子剛出生不久,父母在金普新區的封控區不能回來,岳父岳母身體不好幫不上忙,他本來準備休年假照顧妻子和孩子,可疫情突發,他打消了休假的念頭,奔赴到疫情防控的崗位上,妻子只好一個人在家中,照顧孩子和自己。

  準夫妻在一個派出所工作“比著干”

  福德所社區輔警張君楨和該所戶籍窗口輔警高楊,兩人戀愛3年,準備在今年4月10日結婚,由于疫情和工作忙等原因,兩人將婚期推遲,一心一意把精力用在了疫情防控工作上。張君楨配合社區對密接人員進行居家隔離、開展流調、核酸檢測點位執勤等工作;高楊為了避免群眾多次奔波和聚集,采取電話咨詢、提前預約等形式為群眾提供服務。

  疫情面前,逆行而上。因為他們銘記著初心、擔負著使命,更知道自己的名字叫人民警察。

奶头被校长一边玩一边吃